新闻

人口政策民间实验:翼城二胎试点30年人口未激增

字号+作者:瞭望周刊 来源:未知 2017-11-26 19:40我要评论()

10月4日,徒步第三天,参与的70后志愿者们在途中留影。受访者供图 “翼城模式”二胎试点30年未现人口激增,“计生红旗县”如东鼓励生二孩;学者吁让生育决策回归家庭 来自全国各地的十余70后非独家庭成员在今年国庆期间走上了一段“自讨苦吃”的路。他们从山

  10月4日,徒步第三天,参与的70后志愿者们在途中留影。受访者供图

  “翼城模式”二胎试点30年未现人口激增,“计生红旗县”如东鼓励生二孩;学者吁让生育决策回归家庭

  来自全国各地的十余70后非独家庭成员在今年国庆期间走上了一段“自讨苦吃”的路。他们从山西运城徒步100公里到山西省临汾市翼城县,呼吁国家全面放开二孩,因为留给70后的机会实在不多了。

  如今,围绕“二孩”的放开与否,多地的实践效果渐渐清晰。对此,多位学者呼吁,人口是国家发展的基础,人口变化及相应的决策事关中国未来。

  “朝圣”之旅

  70后非独呼吁全面放开二孩

  100公里,是山西运城到翼城的距离。今年10月2日起,一行14人徒步走了整整4天。

  这是一段“自讨苦吃”的旅途,为了再次将70后非独家庭的声音传递出去,呼吁国家立即全面放开二孩。

  参与者们穿着白绿色衬衫,举着印着“徒步去翼城”的旗子,在尘土飞扬的国道上和焚烧秸秆的烟雾中走成一条直线。他们经过农田和村庄,路过村民晒的玉米,甚至在黑夜继续前进。

  有的参与者脚上磨出水疱,坐在国道边上脱下鞋子,用针挑水疱;有时到了饭点,却因身处荒芜的地方吃不上饭。

  他们的目的地叫翼城,一个地处山西省西南名不见经传的县城。然而,对于他们这十几个70后非独家庭却有着独特的意义,这段路也有了“朝圣”的意味。

  30年前,在学者梁中堂的推动下,国家特批在翼城县试点二胎晚育。翼城县成为中国人口政策的特区。试点多年后,学者在这里发现,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在没有政策干预的情况下,生育意愿也会有一个自然调节的过程。

  领队“凤凰”,是生于1977年的湖南妹子。凤凰来自一个非独家庭,婚后育有一女,因丈夫担任公职,不能生育第二个孩子。

  “我已经是38岁的高龄了,如果再不全面放开二孩,我这辈子肯定没机会了。”

  凤凰的担忧也是部分70后非独家庭的心声。在这些名字中有“70后”、“非独二胎”等关键词的微信群中,焦灼的情绪一直蔓延着。随着近期“二孩”话题变热,他们再次紧密关注着政策的风吹草动和各种与人口政策相关的“信号体”文章。

  不能否认的是,等待是有代价的。群内的一些70后不得不面对的是月经量越来越少的现实。她们深知,这意味着身体再造卵细胞的功能正在丧失。

  “二胎”试点

  翼城试点30年后生育率未升

  至今,年近70岁的梁中堂每年都要去几次翼城,最近的一次在今年2月份。在人口学语境中,翼城与梁中堂是两个关联词语。

  1985年,在全国普遍实行“一胎化”政策的背景下,翼城县的农民家庭允许生育二胎。但需要满足“晚婚、晚育和生育间隔”这三个条件,即已婚女性不早于24周岁生育第一胎,30周岁后可生育第二胎(2009年后,提前到28周岁)。有专家将这一试验称为“翼城模式”。

  若对计划生育政策追本溯源,1979年是一个标志性年份。当年,计划生育政策由鼓励变为强制。一年后,“一胎化”就由政策成为国策;1981年3月,负责政策监督的计划生育委员会诞生。1982年9月,中共十二大把实行计划生育确定为基本国策,同年11月写入新修改的《宪法》。

  1984年,时任山西省社会科学院人口研究所所长的梁中堂递交了《把计划生育工作建立在人口发展规律的基础上》的报告,建议放弃“一胎化”,采用晚婚晚育加间隔的二胎方案。

  1985年春,梁中堂再次建议,请求中央批准他在北方地区选择一个县进行试点试验。翼城县“晚婚晚育加生育间隔”的试点由此而来。

  当年,翼城计生委规划了翼城《人口发展测算表》,计划到2000年,翼城总人口达300331人。而2000年全国第五次人口普查显示,翼城人口达到303258人。规划与现实,几乎达到惊人的一致。

  此后的三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翼城的人口总量增长低于全国平均水平,性别比优于全国平均值。如在1982-2000年两次人口普查期间,全国人口增长了25.5%,山西省增长了28.4%,临汾市增长了30.4%,翼城县仅增长了20.7%。

  梁中堂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翼城经验已表明,即使放开人口控制,人口也不会无序增长,人口发展是经济社会发展的结果。30年来的改革开放政策让中国经济社会有了翻天覆地的发展,而翼城的现状并没有任何特别之处。

  梁中堂认为,翼城人口变动和现状是由于经济社会发展状况等因素决定的。所谓“翼城模式”的成功,是因为这里的人口现状是客观规律作用的结果。

  然而,这种模式自从出现至今,不同的声音不时响起。有人质疑翼城因有梁中堂的指导才能取得成功等,而这也在梁中堂的预测之中。他清晰地认识到,如果翼城离开了梁中堂不能成功,那么这个试点就没有意义了。因此,他也在淡化自己的存在。

  近日,“携程旅行网”CEO兼董事会主席梁建章以及人口学者黄文政撰文透露,在2015年上半年,卫计委曾派人去山西翼城调研来“研究”全面放开二孩的可推广性。两位作者认为,翼城的政策试验结论早已清晰,其试点结果印证中国需鼓励生育。

  老龄化之忧

  “计生红旗县”鼓励生二孩

  母校没了,被合并了。

  一次返乡中,在北京工作的江苏如东人周明发现了这个令人唏嘘的事实。“计划生育做得太好了,学校招不到人,就合并了。”

  比全国提前十年实行计划生育的江苏省南通市的如东县,如今也比全国提前二十年进入老龄化。当地官方人士的说法印证了周明的观察:生源减少,如东的学校不得不合并。从2000年到2010年的十年间,全县中小学总数减少了一半。

  曾被国务院授予“全国计划生育红旗单位”称号的如东县,近年来因严重老龄化再次被外界视为观察中国未来的窗口。

  数据显示,如东县老人比重的29.26%的数字,是我国老龄化程度最高的地方。因此如东也被称为中国最“老”的县。

  读研之前,今年23岁的赵越曾在家乡如东的一家报纸实习。那年,身为实习生的他参加了一个江苏省相关部门在如东调研老龄化的座谈会。他第一次意识到,家乡人口老龄化的严重程度。

  生于1992年的赵越是家中独子。在他的记忆中,在同龄人中没有听过家中有两个孩子的情况。而毕业后返乡的同学更是屈指可数。“学习好的去了北上广,回到县里的人很少。”

  多年来,如东县原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潘金环一直关注当地的人口结构问题。根据他的测算,十年来,被高等学校录取的学子有近6万人,其中4万多人才在外地生活。

  潘金环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如东中小学的合并都是原先就预见到的,学校的调整也是意料之中的。因此,他曾多次建议当地政府调整教育结构,发展本地职业教育,培养产业技术人才,让年轻人留在本地就业。

  他对记者介绍,如东县在吸引人才上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比如住房上有一些具体的优惠政策。政府对职业教育也更加重视,规模越来越大。

  此外,如东县在创业环境上也大做文章,出台了《如东县政府关于促进以创业带动就业和建设创业型城市的意见》,在税收减免、资金扶持力度等方面提出政策。

  去年3月底,江苏省“单独两孩”政策正式实施。潘金环表示,当地计生委的工作人员对于符合“单独二孩”政策的对象发函,动员并且鼓励他们生二孩。

  记者发现,在政策落实之前的一个月,如东县已提前谋划“单独二孩”审批工作,将再生育一孩审批时限由原来的45天压缩至20天,审批时限平均压缩50%以上。

  当地的人口计生委还提供“一站式服务模式”,当事人只需在申请时向镇级人口计生部门提供齐全相关证件材料之后,其余事项均交由县、镇工作人员全程代办,不用自己多处跑腿。

  近日,如东县县委宣传部有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生二孩的家庭越来越多了。

  数据说话

  商人学者的民间人口实验

  去年年底,梁建章做了一个引起外界热议的决定。他所在的携程旅行网出了一个规定:将借钱给员工交“超生罚款”。然而,这场被称为“民间人口实验”的尝试在企业内部响应者寥寥。

  梁建章现为携程旅行网联合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微博上,他有两个账号“携程梁建章”与“梁建章-关注人口问题”。前者粉丝7万,发过微博53条;后者粉丝63万,发过1475条微博。

  相比他的商人身份,后一个梁建章的身份更响亮:一位长期呼吁放开生育政策的人口问题学者。他撰写的专栏文章中用数据和详尽的分析直指中国进入“人口危机”时代,呼吁全面放开二孩。

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民众登山热令救援频繁 民间救援队遭遇尴尬处境

    民众登山热令救援频繁 民间救援队遭遇尴尬处境

    2017-11-26 19:48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