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中美清洁能源合作:更好、更快、更便宜地面对挑战

字号+ 作者:瞭望周刊 来源:www.outlookweekly.cn 2015-10-07 18:26 我要评论( )

“CERC最关键的地方是在于让我们找到最有效的方法一起更好、更快、更便宜地面对挑战,并且在此过程中相互学习

  2015年9月22日,习近平将从西雅图开启他就任中国国家主席后对美国的首次国事访问。当今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最大的发达国家,以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的方式,探索大国互动新模式。

  在一个和平的国际环境下,经济发展及其带来的利益冲突,无疑是两个“最大”国家之间最受关注的内容。

  比如在清洁能源领域,谁掌控了产业上游谁就是把握了未来人类的命脉。

  为了解决这一领域的冲突,2009年中美决定建立中美清洁能源研究中心(CERC)。运行5年了,美国能源部长莫尼兹称,目前中美在清洁能源领域的合作是“最成功的国际合作范例之一”。

  “CERC正在建设新型大国关系中起到积极作用。目前科技部也正在努力计划把续签CERC议定书作为习主席9月访美的成果之一。双方正在就续签的文案准备工作加紧沟通,希望尽早完成所有案文准备和各自政府内部审批工作,列入习主席访美成果清单。”科技部国际司参赞蔡嘉宁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中美两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生产国和消费国,在发展清洁能源技术上面临相似的挑战和需求,有着共同的战略与经济利益。”蔡嘉宁进一步解释说。


  找到中美利益的最大公约数

  根据中美两国政府于2009年11月签署的相关协定,中美决定在第一个5年合作期(2011~2015)共同出资1.5亿美元,支持清洁煤、清洁能源汽车和建筑节能等3个优先领域产学研联盟的合作研发。

  目前由清华大学与密歇根大学牵头清洁能源汽车产学研联盟的合作,华中科技大学与西弗吉尼亚大学牵头清洁煤产学研联盟的合作,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技发展促进中心与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牵头建筑能效产学研联盟的合作。

  蔡嘉宁解释说,“这3个领域体现了我们对在能源领域进行清洁革命的共同认识,是对双方现实意义很大的选题,体现了两国发展清洁能源利益的最大公约数。”

  现在共有来自中美两国的100多家研究机构、高校和企业参与了合作,是迄今中美科技合作中最具代表性的合作项目。

  清华大学学术委员会副主任欧阳明高是清洁能源电动汽车联盟中方主任。他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与美方的合作项目中基础研究很多,“可以算是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新能源汽车重点专项的国际合作的补充部分,‘十二五’期间国家关于新能源汽车领域研究并没有安排基础研究项目,清洁能源电动汽车联盟和研究工作可以比作为‘国际973’。”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技发展促进中心梁俊强是建筑节能联盟中方主任。他告诉《瞭望东方周刊》,“美方有很多跨国企业都在中方开展业务,在中国他们较为倾向成立中国项目组,较利于其市场推广、销售及中国本土化技术研发等等,中方也欢迎,虽然按道理来说这些企业应该加入美方团队。”

  华中科技大学能源与动力工程学院教授邬田华在清洁煤联盟中负责国际交流工作。他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中美的共同责任就是要大力促进中美两国在清洁煤(包括碳捕集、利用和封存)领域的技术进步。为此联盟确定了8个研发方向,并就8个方向分别制定了合作计划。清洁煤联盟的合作是强强合作,双方根据各自的特点与优势,取长补短,为这个共同的目标而进行合作。”

  虽然中美两国于2009年11月宣布启动CERC,但CERC的工作计划并没有立刻启动。


  打破知识产权隔阂

  根据《中美清洁能源联合研究中心合作议定书》知识产权附件,中美双方应共同制定技术管理计划关于利用知识产权的条款,技术管理计划不签署,合作研究项目便不会启动。

  “CERC启动后,中美双方又花了一年多时间准备了关于《关于知识产权利用的技术管理计划(Technology Management Plan Regarding the exploitation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以下简称:TMP)》,TMP规范了同一联盟下中美双方对知识产权的管理,在确保知识产权后我们才会开始真正的合作。”蔡嘉宁说。

  虽然TMP得到了中美两国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但知识产权是在持有者和接受者之间进行转换。政府不涉及TMP谈判的具体事务,主要是联盟内部双方的企业、研究机构具体进行磋商,CERC还有专门的知识产权小组负责相关工作。

  2011年3月,在清洁煤技术联盟第二次中美双边工作会议上,中美双方知识产权项目组共同启动了TMP起草工作,经过反复论证、磋商、谈判,最终于7月22日定稿。

  “TMP从起草到定稿,历经了29个版本的修订,最终被中国科技部和美国能源局批准签署。TMP的制定和签署,被认为是中美科技合作中的一项重要突破,为两国开展跨境产学研联盟合作中的知识产权管理,提供了一个实现利益共享和解决分歧的途径。”邬田华说。

  在邬田华看来,清洁煤联盟中美双方在TMP上遇到的主要挑战是:协调两国知识产权法律相关规定的差异。

  例如,美国专利法存在“宽限期”,允许申请人在首次公开该发明内容的1年之内保留专利申请权,也就是说发明人自己的公开在1年之内不会影响其专利申请;而中国专利法没有“宽限期”之说,除了专利法所规定的几种特殊情形之外,任何方式的申请日前的公开都会导致新颖性的丧失。

  因此,当美方要求在TMP中规定联盟应定期向各自政府汇报项目进展,并向公众披露研究数据时,中方加上了例外条件,即“依照各自国家法律法规及其他有关保密条例,以及为保护专利申请新颖性的需要不得公开的除外”,有效防止因过早披露导致专利申请新颖性丧失的风险,同时也防范了国家机密泄露。

  邬田华告诉本刊记者,另一个争议焦点是如何利用合作产生的知识产权,即项目知识产权的许可利用问题。例如,由双方共有的项目中产生的专利是否可以不经另一方同意,由其中一方单方面许可给他人?

  美国的法律规定是,除非另有协议,否则默认为每个专利权人都只可以在有其他专利权人同意的情形下,授予他人非独占性许可。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中美关系“压舱石”如何加码

    中美关系“压舱石”如何加码

    2015-10-07 18:25

网友点评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