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阿来 西安打造丝路文化高地 正当其时

字号+作者:瞭望周刊 来源: 2017-12-23 07:38我要评论()

原标题:阿来 西安打造丝路文化高地 正当其时 阿来 记者 尚洪涛 摄 阿来的文字充满灵性,甚

原标题:阿来 西安打造丝路文化高地 正当其时




  阿来 记者 尚洪涛 摄

  阿来的文字充满灵性,甚至可以说是风情万种,然而见到他本人,却感觉这是一个典型的康巴汉子。话不多,有着四川人特有的麻辣,一针见血;虽然拿着智能手机,但他没有微信,也没有微博,他说:“我不愿让这种碎片化的阅读干扰我,我没有时间浪费在这上面。”作为第五届报人散文奖的评委,正在为新作采风的阿来开了6个小时的山路,又倒了两班飞机才来到西安,而采访就在从机场到酒店的路上进行的——

  谈西安

  具备打造丝路文化高地的自然条件和底蕴

  本月初,西成高铁开通,阿来告诉记者他本来很想体验一下,无奈时间来不及,只能坐高铁回成都。“西安和成都是西部两个重要的城市,这两个城市各有风情。最近一次来西安是在三个月前,西部的城市现在都发展挺快的,经济上也都在向东部沿海开放地区追赶,两个城市也有点小竞争。这次西成高铁开通,对两地的市民来说都是一件盛事,西安人喜欢吃火锅,成都人也喜欢吃泡馍,两地因高铁而联系在一起。”

  西安正在着力打造丝路文化高地,阿来说:“陆上丝绸之路的起点就在长安,这座城市具备打造丝路文化高地的自然条件,我们和欧洲、中亚的铁路,还是从西安出发。而且西安有文化精神气象的底子,过去长安城就是向世界开放的地方,这里地理条件具备,文化积淀也深厚,打造丝路文化高地,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谈文学

  谈自己以前的小说有点像谈“前妻”

  2000年,阿来凭借《尘埃落定》一书摘获了第五届茅盾文学奖,是当时最年轻的“茅奖”得主。随后他又推出了长篇小说《空山》《格萨尔王》《瞻对》等,然而谈及他这些年的创作,阿来却直言不愿多谈:“我不太想聊自己的作品,我自己写完后老说就没有什么好说的,要说的话,要表达的情绪都在书中,书写完之后要表达的情绪都不再了,再说还是干巴巴的东西。一般来说,写完了我再去谈有点困难,有点像谈前妻。”

  阿来说这次来西安之前,他正在山区采风,那里是他长篇新作的背景地,所以他来西安费了一番周折。“这两年我的主要精力还是在小说创作上面,但我自己并不想把长篇、中篇、短篇分得那么细,在我心目中,文体之间、体裁之间没有那么多差异。就是说事儿么,表达情感,需要长则长,需要短则短,并没有说明确说要写什么样的东西。甚至写成不讲故事了,写成另外一种东西了也有可能。寻找材料,研究材料,然后在这个基础上有限度地合理想象,在心里发酵一阵子会完成。”

  谈未来

  数十年的生活经验后,我可能会写城市

  阿来出生在四川阿坝,他的小说也多以藏地生活为背景,他说:“因为我本身就是少数民族,以前写少数民族的生活,是因为熟悉。不过随着社会的发展,人和人生活的区别主要是在乡下,进了城大家生活方式都差不多。我已经有了二三十年的大城市生活经验,在世界上游走时也多是在城市之间穿行,哪一天我书写这个城市,这完全是可能的。在全球化背景下,找到巴黎和上海、纽约和北京之间巨大的差异,这很难吧?”阿来说,这是全球化带来的必然结果。

  很多作家写乡村,会为即将消失的乡村唱一曲挽歌,但在阿来眼里,这是一种必然。“乡村的消失,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消失,这没什么,这是人类进步的必然。虽然原生态的东西消失,会让人觉得遗憾,但这也正常。我现在还遗憾,我来西安看不到酒肆歌坊,看不到长安城里的108坊了,胡旋舞没了,霓裳羽衣舞也没了,唐三彩里骆驼也没了,那些胡人也看不到了,马上琵琶与羌笛都没了,遗憾吗?遗憾,但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

  谈商业

  小说都能写还有啥干不了?

  作为一名作家,阿来无疑是成功的,41岁摘获茅盾文学奖,这是让很多人羡慕的。而在获“茅奖”后,他开始做杂志运营,将《科幻世界》运营为全世界发行量最大的科幻类杂志,阿来成为商业传媒的神话。一如他的《尘埃落定》在文学上的传奇,但昨日当记者提及他商业的身份时,他却很淡然,他的心里依然是很纯粹的作家身份:“当官的,写小说的,做生意的,没有那么大的区分。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规矩,世界上最复杂的就是干我们这一行的,要我说,小说都能写,你还有啥不能干的呢?”尽管已经拿了中国长篇小说的最高奖,但阿来认为,他热爱文学,所以还是要继续写下去:“农民种地也要种到自己再耕不动为止。写作又不是为了拿奖,你们长安城里那么多诗人,李白、杜甫、白居易,那个时候没有文学奖,也没有稿费,他们不照样写到最后。对真正写作的人来讲,是热爱驱使他不断写作。”

  记者注意到,阿来使用的是智能手机,但他说自己没有微信,也没有微博,“碎片化阅读也是看针对谁,我就不会碎片化阅读。什么朋友圈的鸡汤文,我连微信都没有,去哪里看朋友圈?而且我不觉得非洲有个总统不当了,你们三天前知道和我三天后知道有什么不同;哪个明星结婚离婚了,这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安静做自己,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这样挺好!”所以当记者跟他聊起,根据他作品改编的电视剧时,他说:“我说了,我从来不看自己写过的东西。只要改编成影视剧,那多少会变个样子,作家卖给人家的就是改编权,人家怎么改是人家的事儿,你嫌人家改得不好,就不要卖,永远保持小说的样子。”他的人生态度,也许正如媒体对他的评价“尘埃落定,万事已成”。

  记者张静 实习生胡旭静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西安至汉阴旅游客运线路开通

    西安至汉阴旅游客运线路开通

    2017-12-23 07:35

  • 西安市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网上挂牌出让公告

    西安市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网上挂牌出让公告

    2017-12-23 07:33

  • 美媒关注中国进入网上买车时代:车企纷纷打造虚拟展厅

    美媒关注中国进入网上买车时代:车企纷纷打造虚拟展厅

    2017-12-23 07:32

  • 熊召政 为西安持续发力的文化建设点赞

    熊召政 为西安持续发力的文化建设点赞

    2017-12-23 07:25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