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最赛博朋克的夜景,唯有在香港才能看到

字号+作者:瞭望周刊 来源: 2017-12-22 10:03我要评论()

原标题:最赛博朋克的夜景,唯有在香港才能看到 佐敦道与弥敦道交界处的霓虹灯。 文/丁晓洁 霓虹招牌见

佐敦道与弥敦道交界处的霓虹灯。

原标题:最赛博朋克的夜景,唯有在香港才能看到

文/丁晓洁

 

霓虹招牌见证了香港的繁华和变迁,你能从中触摸它的市井气息、文艺情调和城市竞争力。香港每年大约有3000个“未经授权”的招牌被拆去,但霓虹招牌依然未死。

 

“二三十年前,我只身来到这里。当我晚上沿着弥敦道驾驶时,看到的几乎全是霓虹招牌,那种在夜晚时分最常见的招牌。实际上我也不懂得阅读这些招牌,但它们像是在提醒我:‘欢迎来到我们的世界!’它们仿佛在告诉我:‘嗨,鬼佬,好好整顿自己。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学。’”

最近一个名为《霓虹光影》的短片里,澳大利亚人杜可风回忆起自己初到香港时受到的视觉冲击。后来他和王家卫合作的那些电影里,香港的天空从来不是漆黑的,而是始终摇曳在一片绚烂光影中。这是一个外来者根植于一座城市的霓虹情结,“是一个眼花缭乱、华丽鲜艳的世界。是一个稍有不慎就会跌足的、亦幻亦真的世界。”

杜可风的短片是2014年夏天香港西九文化区推出的“NEONSIGNS.HK 探索霓虹”展览的一个环节。“霓虹招牌代表着一个城市变迁,一个霓虹招牌越来越过时以及渐渐消失的城市。”在策展人陈伯康心中,香港的霓虹文化比西方更深厚,在于它们已成市井生活的一部分, “不单夜总会及餐厅,还被药房、裁缝店,甚至眼镜店和五金店采用,霓虹招牌已成为城市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香港的街头人文与密集的高楼,在香港的作品中体现得淋漓尽致,霓虹灯牌是其中一个不可或缺的元素。图/David

霓虹招牌是一个城市的故事,也可以说是谷歌地图的前身。

“香港满街都是色彩缤纷的霓虹招牌,这绝非其他城市可媲美的。”在美国出生和长大的陈伯康,第一次实地感受香港霓虹招牌,已是在1997年,香港回归前几个星期。“我住在尖沙咀一家酒店,从房间可俯瞰维港,那是一片美极的霓虹灯海。另一个关于香港霓虹招牌的记忆是中环的巨型翠华招牌,我相信所有的游客都曾经到过那里。”

彼时陈伯康还不知道,作为城市象征的霓虹灯,已在香港闪耀了60年。自1932年克劳德霓虹公司在香港开设工厂起,霓虹招牌便无处不在。为了多角度还原香港的霓虹面貌,30多年后,陈伯康通过“NEONSIGNS.HK 探索霓虹”计划,向网友征集到超过4000张香港霓虹招牌图片,勾画出一幅当下最完整的香港霓虹地图。

不少城市都有餐厅“学着”开“翠华餐厅”,但都不是那个翠华餐厅。

今天的霓虹爱好者,可以依照这份地图前往每一个朝圣地。它们大多数集中在九龙的油麻地、尖沙咀、旺角一带,“沿着弥敦道和附近的街道,可以找到无数具本土特色的霓虹招牌,包括夜总会、餐厅食肆和百货公司。”另一条繁华路段则在湾仔,“这里除了一些颇有历史的老餐厅,也能找到具有外国色彩的酒吧招牌,多集中在卢押道骆克道附近,与昔日香港的殖民地色彩息息相关。”中环和上环的街道也是绝佳的选择,“集中在中环半山扶手电梯一带,除了一些老式的店铺,也有不少具文艺气色的店铺。”

在这些征集到的作品中,陈伯康看到了那些闪耀在20世纪60至80年代之间,香港最具代表性的霓虹招牌:“中国宫殿夜总会巨大的金橙色霓虹招牌悬于街上,上面刻画了一个圆球顶着一个皇冠;妙丽商场则以巨大孔雀的招牌做招徕,造型非常夸张。”那是香港霓虹的最辉煌期,最具代表性的是1962年日本家电品牌“樂聲牌”在弥敦道建造的那个几乎占据了一整栋大厦外墙的巨型霓虹招牌,与顶楼的美国香烟“鷹王”招牌交相辉映——1970年,改建的“樂聲牌”挤掉了“鷹王”,作为全世界最大的霓虹灯招牌,成功载入了吉尼斯世界纪录。

“霓虹招牌是一个城市的故事,你能从中知悉这城市的竞争力,因为商家们都希望他们的霓虹招牌胜过他人。霓虹招牌同时也区分了不同地区,例如从夜生活来区分;它又是协助我们在城市找路的方法,可说是谷歌地图的前身;一些老前辈亦说霓虹招牌象征了城市的繁华。”陈伯康说。

摄影师尼克·德沃夫在1972年亚洲旅行期间抓拍了香港的日常生活,当时的香港街道上已是招牌林立。

霓虹灯的寓意几乎从未变过,它是一个鱼龙混杂的花花世界,是繁华背后孤独的深渊。

如果说市井生活中的霓虹招牌见证了香港街巷充满烟火气息的变迁,那么在1995年上映的香港电影《堕落天使》里,它们则以浪漫和迷离的意味,向香港之外的观众展示着这个城市神秘魅惑的一面。

德国帕德博恩大学教授Christoph Ribbat将它写进了《脉动依然:霓虹的历史》一文中:“冷雨夜,一位年轻人整装上班。他离家,乘小巴到湾仔骆克道,途经之处满佈霓虹招牌:‘名人夜總會’、‘OK’、‘烈唇酒吧’、‘百老匯海鮮酒家’,‘鑽石皇宮桑拿’;而有些他还来不及细看。琳琅满目的招牌,有汉字,也有英文字,佐以横线、直线、曲线、小圈、半圆、大圈、方形以及外方内圆的图案,为夜空添上红、绿、黄、粉红、淡蓝等色彩。而这些色彩、字母、线条和符号,又倒映在地面的水潌上,以及小巴的玻璃窗上。小巴倒后镜里的那年轻人的脸孔,展露出萎靡、虚浮、甚至一丝无辜,而他却正前去杀人。”霓虹招牌像是侦探小说中通常会出现的罪恶催化剂一般,赋予了外人对香港的臆想:“这座城市彷彿有多重人格,分裂成各式各样的光晕。”

“王家卫和杜可风的电影当然是标志性的,通过他们的镜头,香港是一个由霓虹招牌建成的城市。但值得留意的是,在他们的电影里你不常见到真实的霓虹招牌,但它们全都萦绕在气氛中,映照于角色和城市上,即使你没有看到霓虹招牌的光源。霓虹招牌似有还无,从这个角度来说,电影展现了霓虹招牌如何彻底地渗透于香港、如何为这城市增添奥秘。”陈伯康说,霓虹招牌在20世纪被用作视觉艺术及电影的素材,为人们提供了“阅读”城市面貌的新方法。

错落有致的霓虹灯招牌共同为香港这座城市填上不一样的“光彩”。图/视觉中国

王家卫之前,1960年代那部名叫《苏丝黄的世界》的电影中,闪耀在湾仔的骆克道上的霓虹灯,已先将“东方之珠”的红灯区形象推向世界,也让这霓虹下的城市成为色欲的化身。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