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叶简明:华信走的是一条不同的路

字号+作者:瞭望周刊 来源: 2017-12-22 10:02我要评论()

原标题:叶简明:华信走的是一条不同的路 他追求的不仅是做中国企业的百年品牌 也不仅是成为全球一流的能

原标题:叶简明:华信走的是一条不同的路

他追求的不仅是做中国企业的百年品牌

也不仅是成为全球一流的能源企业

而是实现“中国石油梦”

叶简明。 图/受访者提供

影响中国 2017 年度企业家 叶简明

华信走的是一条不同的路

本刊记者/闵杰

本文首发于总第834期《中国新闻周刊》

中国华信创始人、董事会主席,创立集体制民营企业发展模式,带领公司获取海外油气资源,服务国家战略,赢得国际能源行业话语权。

获奖理由

他以清晰的战略、精准的布局、包容的文化和灵活的机制,用短短十余年的时间将企业带进世界500强,使之成为中国最大的民营能源企业;他领导企业在风云际会的国际市场左冲右突,获取海外上游油气资源,服务国家能源战略;他追求的不仅是做中国企业的百年品牌,也不仅是成为全球一流的能源企业,而是实现“中国石油梦”。

2017年9月8日晚间,全球资源贸易巨头瑞士嘉能可(Glencore)发布公告称,将其与卡塔尔主权基金(QIA)所共同持有的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Rosneft,下称俄油)14.16%股权,转让给中国民营能源公司中国华信(CEFC)。华信方面公告称,交易对价约为91亿美元。

这件交易让很多人感到意外。因为,收购一经交割,中国华信将成为俄油第三大股东,并获得每年4200万吨和总量为26.7亿吨油气储量的石油权益,跻身世界最大的石油公司之列。而且,嘉能可和卡塔尔主权财富基金所出售的股份,在9个月前才刚刚购入,就立刻转手。

国内外众多媒体开始关注这桩引人关注的收购和实施收购的这家名叫“中国华信”的民营企业。

这让中国华信董事会主席叶简明意识到:“我们成为了焦点。

在叶简明看来,高调和过度曝光,和他一直以来的观念是违背的。“一些媒体和公众以消费品企业的舆论风格衡量华信,觉得华信神秘和低调,这是不公平的。”

他今年40岁,在他的观念里,消费品和互联网等行业,宣传企业和老板,塑造公众英雄,是一种低成本的广告宣传行为,而华信的产业主要是B2B,客户主要是企业,没有必要像消费品、互联网企业那样高调宣传。

“低调绝不是刻意的。”叶简明说,低调做事,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目标,是为了实现“中国石油梦”,“成为全球一流的石油跨国公司,就意味着要与美欧石油利益集团分蛋糕,一家中国企业做这件事,很容易被原有势力看成是挑战。如果高调宣扬,必然会遭遇更多的阻碍、打击,甚至暗算,那就永远不可能实现这个‘中国石油梦’。”

“影响中国”2017年度人物荣誉盛典现场。 摄影/韩冰

石油之路

叶简明做的是石油生意,而华信是一家民营企业。

2017年7月20日,《财富》杂志发布了最新一期的世界500强企业榜单。中国华信以437.43亿美元的营收,位列世界第222位,比去年上升7位。这已经是中国华信连续第四年进入《财富》世界500强榜单。

由于体制原因,作为关系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中国石油工业一直以国有石油央企为主,民营公司很难有所作为。

华信,是《财富》世界500强榜单上中国最大的非国有能源公司,在中国企业里,这是不同寻常的。

叶简明曾在讲话中对外界透露,2006年是华信进入能源行业的起点。11年时间,华信就成长为世界级能源企业,很多人都好奇,速度背后的商业奇迹到底是如何实现的?

今年10月,华信对外公开发布了一篇叶简明的内部讲话,名为《盛夏与严冬仅一步之遥》,这被外界视为华信首次公开披露发家史。

在这篇讲话中,叶简明非常简单地梳理了自己创立华信的发展史:从学校毕业出来,给家族做事,打下了一定的基础。1999年到香港去,回来以后在福州找了几个合伙人,2000年设立了进出口公司,2005年设立了金融投资公司福建华信控股,2006年开始涉足能源。

“华航拍卖是我们第一个大机遇。”2006年6月,福建省华夏拍卖有限公司受福建省产权交易中心的委托,公开拍卖厦门华航石油公司100%的股权。华信虽然赢得竞标,但由于标的资产存在瑕疵,导致交易最终并未达成。

虽然拍卖最终夭折,但华信因参与华航石油拍卖,开始接触石油、成品油业务的行业特点和操作,并且通过竞拍接洽,吸引到华航石油管理团队和业务人员的加入,由此开启了华信的石油之路。

我们发现,在国内这个行业我们什么都不能干,什么也干不了。”叶简明解释,国内民营企业能涉足的无非就是加油站、炼油厂、化工厂,民营炼油厂的包袱都很重,如果不是国家政策非常支持的,投资成本都很高。比如建一个炼油厂要100亿元,从消耗成本到开始生产要花好几十亿元,如果战线拖得长,消耗比投资的预算成本还要高出1-2倍,这几乎是现在的炼油厂普遍都存在的问题。

规模化终端就更困难,在目前的体制下,民营加油站几乎不可能形成几百、上千家的规模,由此产生的问题是,单个加油站的管理成本很高,也形成不了整体的产业结合。

面对上游油气被产油国控制,下游终端在国内由几桶油主导的局面,叶简明坦言,石油产业链条中,剩下的就是国际贸易和国内贸易了。“国际贸易都是欧美日财团控制,实际背后是金融寡头,国内贸易很多都是利用能掌握的资源进行倒买倒卖,这个不是我们想干的。”

叶简明想做的是整合,他为自己的观念建立了一套理论,叫建立“有组织的共同经济体”。

“国内做贸易的很多,但是很分散,没有一家企业能把这个市场垄断,规模也做不大。”叶简明说,大多数从事贸易的公司,只能单方面地和某家工厂或者某家炼油厂有直接联系,“我们当时提出了共同经济体,就是要形成一定的规模,建立对上游的议价权。”

在他看来,因为规模效益,华信才逐步在这个行业中间环节的国际贸易上有了影响力,“影响力是很重要的,我们才真正踏入了石油的圈子。”

转向原油的国际贸易,目的是通过国际贸易来发展终端。”在叶简明的上述讲话中,这被归纳为华信发展的第二阶段。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