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活化历史建筑的“战役”

字号+ 作者:瞭望周刊 来源:www.outlookweekly.cn 2017-11-08 11:32 我要评论( )

一面要与时间赛跑,一面又要与开发商博弈

  如若不是因为谢夏祥与李永泉的冒险,广州市泰康路84号的历史痕迹,可能会被钢筋水泥“吞噬”。

  2016年11月,建筑师谢夏祥与合伙人李永泉在这里成立了专门活化历史建筑的公司,历时4个月、耗资120万元,将废弃的骑楼打造成历史文化活动场所,同时也开启了他们的新事业——通过保护性开发,赋予历史建筑等文化遗产新的生命。

  谢李两人的冒险能否成功,目前还难有定论。多位受访者向《瞭望东方周刊》表示,历史建筑活化是一场旷日持久且主体复杂的“战役”,一面要与时间赛跑,一面又要与开发商博弈,任重道远。

  即便如此,仍有大批对历史建筑遗产充满保护热情的民间力量投身“战场”。自2008年起,历史建筑活化的民间力量大增,仅广州一地的文化保育组织就从5个迅速增长到50个。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像谢夏祥一般,“不为别的,就是不忍心让有价值的建筑被时代遗弃。”


  一座广州城,半部近代史

  李永泉每天最爱干的事,就是穿梭于广州老街巷,观察和研究历史建筑。建筑学出身的李永泉,对广州建筑进行过深入研究,尤其对历史建筑充满感情。

  在他看来,历史建筑串联起了一部城市文明的“编年史”。广州有着2000多年的历史,而广州的城市文明在中国历史上最凸显重要性的阶段,主要集中在晚清、民国和改革开放时期。

  事实上,李永泉的观点很容易在广州的历史建筑上得到印证。

  一座广州城,半部近代史。作为晚期一口通商政策的直接受益者,广州一度是东北亚重要的贸易之都。广州西关自明朝便是商贾聚集之地,清末十三行的兴旺,更令西关一带成为广州城市文明的代表性地段。

  “行商大院、西关大屋成为那个时代广府民居的标志性建筑。”李永泉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其布局主要围绕中轴线上的厅堂左右对称,每厅为一进,全屋二至三进,靠天窗采光通风。”

  同样,骑楼建筑的流行明显是伴随着广州商贸文明发展而来的。

  20世纪初,广州商贸兴起,城市最先升级的是马路。因广州气候炎热多雨,要求商贸场所要有避雨遮阳的功能,于是,彼时的建筑师将西方古典建筑与广州传统建筑结构结合,设计出了广州特色的骑楼式建筑风格。

  “骑楼的商业实用性非常突出。”李永泉说,“它的建筑立面分为楼顶、楼身和骑楼底三个段式,骑楼使马路一边的人行道相互连接,形成一条长廊,既便于来往行人遮阳挡雨,商店也可敞开铺面陈列多种商品。”

  “东山洋房”的流行则始于清末,盛于民国初年。

  随着西方传教士的到来,寺贝通津、恤孤院路、培正路一带兴建了学校、医院、福音堂等西洋建筑;民国时期,广州在此设立了市政公所,这一带逐渐成为广州权贵阶层聚集地;1915年到1937年间,大量华侨回广州投资安家,中西合璧的“东山洋房”成为记录那段时光的重要载体。

  梳理了这些广州代表性历史建筑形态,李永泉告诉本刊记者:“建筑在某种程度上记录着广州的文化血脉,无论是建筑风格,还是房屋功能,抑或是建造地点,都烙下了时代的独特印记。”


  城市升级的反思

  李永泉觉得,城市升级就像人在社会中的成长,总是伴随着新老交替。

  “骑楼建筑的商业价值突出,西关大屋就逐渐退出舞台;高楼大厦的居住功能完备,骑楼也逐渐退出舞台。”但在他看来,正因为有了城市升级,才有新的建筑形式补充到这部“编年史”中,而新老交替恰恰利用了时间的艺术,令多样化的城市建筑存在于同一空间。

  走入街巷越深,他越能发现广州这座城市在成长中为建筑带来的独特魅力。

  “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广州城聚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建设者。但老广州人一直聚居生活在越秀、荔湾、海珠等老城区,而外省人则会较多聚集在天河、白云等周边市区。”李永泉说。

  老城区建筑保留着原汁原味的广州味道,承载着广州过去的城市记忆;而新城区建筑则适应了新时代的特色,代表着现代都市的新发展。

  为了满足日益增长的城市需求,城市管理者的智慧是“新老交替、一拆一建”,用循序渐进的城市更新方式,弥补老城区的衰老。

  “广州就是用这种方式,在一拆一建中从传统城郭过渡到现代都市的。这种城市升级带有成长性,并非大拆大建、一切推倒重来式的‘建新’。历史建筑得以保留,多半要归功于城市管理者的智慧。”李永泉说。

  然而,在李永泉看来,历史建筑最大的威胁也来自于城市升级。

  上世纪80年代,城市升级开始注重迅速提升居住环境,对历史建筑保护意识不高。据华南理工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博士王茂生的统计,仅1988年荔湾区金花街改造项目,拆除的历史建筑就高达155300平方米,大量历史建筑被直接夷为平地。

  金花街模式成为这一时期旧城改造的主流办法。豪华住宅小区破坏了西关旧城区的风貌,它插在上下九路颇有风情的骑楼街上,插在老西关的一片旧式大屋之中,显得格格不入。

  这引起了人们的反思和批评,一些批评者认为,这样的方式“破坏了老西关的文脉”,历史建筑“敌得过百年风雨,却输给了轰鸣的推土机”。


  与时间赛跑

  与谢夏祥、李永泉专门成立公司来活化历史建筑相比,摄影师刘伟伦投身“战场”就显得形单影只。

  刘伟伦是地地道道的广州人,从小生活在具有岭南文化特色的骑楼里,目之所及都是有些年份的老房子。

  “小时候常路过一些花园建筑,园林、石柱、拱门,配上传统的青石砖,两种迥异的建筑风格偏偏结合得天衣无缝,美得让人着迷。”刘伟伦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自童年起,他就萌发了对历史建筑的喜爱之情。

  2008年,刘伟伦第一次意识到,有相当一部分的历史遗迹已在岁月的洗刷中湮灭,城市里每天都有一些老建筑在无声无息地消失。“特别好的老房子,‘咚’的一声就不见了,等你听到消息奔过去,只剩下满地残垣断壁,真的很痛心。”他说。

  面对废墟,刘伟伦有了拍照记录历史建筑的想法,希望用这种方式告诉大家曾有这么美的建筑存在过。“一座城市如果没有自己特色的东西就没有味道了,文化保留下来了,世界才会丰富多彩。”

  刘伟伦数十年如一日地坚持“扫街”,不仅把目之所及的老建筑拍进镜头,还进门去“采访”,这也是刘伟伦“口述历史”计划的雏形。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重庆湖广会馆古建筑群维护升级工程竣工

    重庆湖广会馆古建筑群维护升级工程竣工

    2017-02-03 08:51

  • 山西施行文物建筑构件保护办法

    山西施行文物建筑构件保护办法

    2017-01-10 09:57

  • 文代会作代会开幕 带你3分钟读懂67年历史

    文代会作代会开幕 带你3分钟读懂67年历史

    2016-11-30 11:24

  • 中华史诗美术大展《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新闻发布会在国家博物馆举办

    中华史诗美术大展《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新闻发布会在国家

    2016-11-21 10:25

网友点评
未获取畅言代码,错误消息:sign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