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间隔年在中国:并非说走就走的旅行

字号+ 作者:瞭望周刊 来源:www.outlookweekly.cn 2017-10-26 00:09 我要评论( )

它既不是一场旅行那么随意,也没有达到一些人所认为的自我精神救赎的高度,“简单来说,间隔年就是一种让学生接地气的成长方式”

  日前,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大女儿玛利亚·奥巴马终于走进哈佛大学,迎来了大学生活。而她高中毕业,却是在一年之前。

  2016年高中毕业后,玛利亚并没有马上就读大学,而是选择利用一年时间参加社会实践项目,这一段隔开了高中和大学的时间即为“间隔年”。

  间隔年由英文“GAP YEAR”翻译而来,起源于上世纪60年代的英国,通常指年轻人在正式步入下一个阶段之前,例如升学之前或工作之前,拿出一年时间去体验另一种生活方式。

  中国人民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郭英剑非常支持和鼓励间隔年在中国的推广,“间隔年的意义在于让学生走出课堂、游历四方,在看似游玩之中学习,但又在这种学习之中去体验人生,开阔视野。”

  中国间隔年公益基金发起人乔新宇也对《瞭望东方周刊》说,对间隔年在中国的未来发展充满信心,“虽然间隔年现在还不是主流事物,但深入了解的人会知道我们做的实际上是关乎中国未来的大事。间隔年公益基金的社会意义可能十年以后才能被社会广泛接受,现在要做的只有坚持。”


  惯性成长中的缓冲

  间隔年是在经济持续高速增长、社会步入现代化进程、国民普遍追求更好的精神生活的发展阶段,出现在青年群体中的一种社会现象。随着我国经济社会迅速发展,间隔年这一概念在中国的兴起成为一种必然的趋势。

  即便如此,郭英剑仍发现,目前很多人对间隔年还存在误解。郭英剑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它既不是一场旅行那么随意,也没有达到一些人所认为的自我精神救赎的高度,“简单来说,间隔年就是一种让学生接地气的成长方式。”

  对于即将进入大学的学生来说,间隔年是他们潜心学习自己喜欢的知识的机会,可为自己未来进入大学从事与学术有关的学习打下深厚的基础;对于大学毕业生来说,利用这段时间思考未来的职业生涯,可以找到自己走向未来、努力奋斗的内在动机。

  间隔年的形式有很多种,例如学生可在各地青年旅社打工、参与文化传播和社会服务;也可以申请参加世界各地公益组织机构推出的项目,参加义工工作的同时在当地四处旅行;也有人选择在陌生的地方租房、工作,体验当地人的生活,等等。

  郭英剑告诉本刊记者,很多学生会选择在国外度过间隔年,“培养学习他国文化、了解世界的能力和水平,进而具有国际化的视野和认识世界的思想意识。”

  在郭英剑看来,间隔年在学生成长的重要阶段充当过渡和缓冲,还可以强化学生的自我意识,而且后者的重要性远远大于前者。“自我意识的培养,不仅是身心的成长,更是对现实生活的考虑以及对未来职业深入思考之上的思想认识。”

  这一点和乔新宇的想法不谋而合,“很多人的生活在跟着惯性走,高中毕业就读大学,大学毕业就工作,看谁最早能买房子,谁最早能升职,家庭也给了孩子很大的压力。”在乔新宇看来,间隔年给人们提供了一个空间,来思考一些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


  “敢为天下先”

  2008年,一条帖子《迟到的间隔年》,将间隔年概念带入中国。随后,以此为主题的帖子在更多社交网站上出现,成为年轻人热议的话题。在社区网站豆瓣上,涌现出很多讨论间隔年的热门小组,有的小组关注人数高达10余万。

  而以专项基金形式在中国推广间隔年则始于2014年底,企业家乔新宇联合畅磊、程明、陈晓晓等12人共同设立了国内第一家专门致力于发展间隔年的“中国间隔年公益基金”,并于2015年启动了“中国间隔年计划”,资助全国高校1828周岁在校生完成在国内或海外三个月到一年的间隔年活动。

  据乔新宇介绍,中国间隔年计划每年会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200多份申请,从中选取10位大学生进行资助,除了第一年退出的两位,已经资助了28位年轻学生。这些人中三分之二是女生,三分之一是男生,70%~80%是本科或研究生应届毕业生,还有一部分正在上学。

  根据每个人的计划和实际情况的不同,间隔年时长从3个月到1年不等,选择的活动也五花八门,“有去印度特蕾莎修女院做义工的,有去肯尼亚建希望小学的,有环华骑行的,有穿越北美的,有在澳洲打工度假的,有在藏区做环保旅行的,还有在泰国和斯里兰卡教授中文的……”

  符小惠是中国间隔年公益基金第一批资助的大学生。2015年3月,即将大学毕业的符小惠和朋友从广州出发,踏上了骑行的旅途。到2016年8月,符小惠完成了31000公里的骑行,足迹遍布全国34个省份。

  乔新宇非常赞赏这一批有“敢为天下先”精神的青年,“回看历史,真正推动社会进步和发展的往往是这一批人,而不是学习成绩最好的人,中国也需要这样的年轻人。”

  乔新宇告诉本刊记者,基金目前的资助金额分为两档,第一档是3万元,第二档是1万元。对于一些通过义工换食宿和沿途打工的学生来说,已经足够支持他们完成间隔年计划了。

  以符小惠为例,她在一年半的骑行中总共花费42000元,除了基金赞助的3万元以外,剩下的钱都是通过在网上发布骑行日记和骑行视频赚得的,另外还会在旅途中卖特产,没有向家里人要一分钱。

  除了给予每位大学生资金上的支持,“中国间隔年公益基金”还与长江商学院合作,为每一位受助人匹配至少一名导师,对他们的间隔年计划进行指导。“其实我们给予学生的是一种信心,一种社会上的认可感,加上他们之间互相扶持,就感觉不是一个人出发。”

  乔新宇坦言,他也听到过很多反对的声音,认为这笔钱完全可以帮助更需要的人。他对这样的意见表示理解,也相信之后每一年社会的认可程度都会提高,“新事物刚出现的时候总会有很多人不接受,到后来虽然还有个别杂音,但整体会被社会主流接受,这就是一个历史演化。”


  间隔年不是逃避

  在谈到间隔年的收获时,符小惠认为间隔年所带给她的远远超过了她的想象。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你所不知道的中国》,以国际传播打造一种认同

    《你所不知道的中国》,以国际传播打造一种认同

    2017-08-11 12:43

  • 中国文化产业步入“由大到强”机遇期

    中国文化产业步入“由大到强”机遇期

    2017-06-29 13:01

  • 中国作家“走出去”,难在哪里

    中国作家“走出去”,难在哪里

    2017-06-21 14:07

  • 中国茶与法国酒:“杯中文明”的交融

    中国茶与法国酒:“杯中文明”的交融

    2017-06-01 11:32

网友点评
未获取畅言代码,错误消息:sign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