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话剧商业化:活人和活人对接的时代

字号+ 作者:瞭望周刊 来源:www.outlookweekly.cn 2017-11-26 20:21 我要评论( )

戏剧最早就是娱乐,观众是普罗大众,我们要在一个新的时代给话剧娱乐功能


  话剧《驴得水》商业演出的第102场,是在北京初秋的一个夜晚。

  人性沙漠里的贪婪、自私,随着剧情的发展、演员的表演,像一把锤子狠狠砸在人们心上。局限空间里的感知与互动,共同打造这部“黑色荒诞剧”。

  与宏大叙事的话剧作品相比,它以另一种方式进入人们的视野。

  这部话剧的制作方是民营演出机构至乐汇(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至乐汇),与其他更多民营演出机构一起,共同成为中国演出行业协会2014年统计中国话剧演出数据的来源。

  那是土壤。


  六成的话剧来自民营戏剧团体

  来自《2014年中国演出市场报告》(以下简称《报告》)的数据显示:2014年全国专业剧场演出的话剧场次中,60%以上为民营戏剧团体创作演出。

  这对于从2011年来开始统计、调研、走访中国演出市场的中国演出行业协会来说,“值得一提”。

  即使“近两年,话剧一直持增长态势”,但“60%仍是一个好的态势,2015年有更开阔的发展空间。”《报告》这样写道。

  至乐汇创始人兼艺术总监孙恒海则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不管怎样,得先把观众拉进剧场。

  走进剧场看话剧,只是整个话剧世界的“冰山一角”。

  早几个月前,道略演艺产业研究中心发布的《2014演出细分市场发展态势》(以下简称《态势》)显示:话剧商业化势头渐猛,北京、上海等地实力较强的民营话剧机构逐步向二、三线城市拓展。

  其中,开心麻花、李伯南导演工作室、孟京辉戏剧工作室表现抢眼。一些品牌剧目强化了“巡演+驻演”模式,连续数年演出并不断改进,逐渐成为具有票房号召力的精品。

  中国话剧的发展,背后是中国政府对文化产业的政策扶持。

  2009年《文化产业振兴规划》的出台标志着文化产业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性产业,演出行业作为文化产业重要一环得到了较快发展。

  话剧在中国的发展史,一定程度上是中国社会的进展史。表演艺术家蓝天野说,中国话剧从诞生那一天起,就和现实联系在一起,和中国历史发展同步。

  但是到今天,如《态势》所说:话剧的青年导演群体出现断层,话剧市场发展后劲不足。目前的话剧市场中,资深导演的作品具有强大号召力,而青年导演人才匮乏,新创优秀剧目数量较少,市场认可度有限,影响话剧市场后续发展。

  在中国话剧导演群体已形成的格局中,田沁鑫属于《态势》中所说的“有强大票房号召力的导演”,她1997年推出处女作,1999年成名,也曾于2012年以5426万元的票房收入夺得“话剧导演排行榜”冠军,成了“有市场能力”的“新锐导演”。

  但对于商业与艺术间的处理,田沁鑫有过纠结。所以有一段时间她住进了寺院,进行思想体系以及认知上的梳理,再出来后,《青蛇》诞生。

  伴随中国话剧的发展走了一程又一程,“我们这一代人啊。是先驱,是推动者,也是受害者。”田沁鑫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看得出,演出市场越来越活跃。以前我们演戏,再好的作品主要渠道还都是赠票,现在只要是好作品,一票难求。”她感慨,这个过程,走了快20年。

  2006年,田沁鑫做了一部并不想做的电视剧,2007年创作话剧《红玫瑰与白玫瑰》,“票房开始好起来,随后的作品,都在趋迎市场。”

  “因为中国变了。”田沁鑫说,“其实中国话剧市场需要商业的推动。因为商业、市场,中国话剧才会发展到现在的阶段。没有市场化,可能话剧还不会呈现现在的模样。”


  不一样的钱

  2015的夏天,田沁鑫给自己18年的话剧创作过程作了梳理:第一阶段是“艺术至上”,全部出于“表达自己”;第二阶段出于想证明自己,因为年纪轻轻进了“中央实验话剧院”,还是唯一的女导演;第三阶段,演出市场开始繁荣,她的戏开始卖座;第四阶段,“被市场裹挟,填充了演出市场的票房”。

  田沁鑫说她正在开始第五个阶段:“捍卫、回归自己的表达”。这也是她下一部作品的创作源泉之一。

  2015年底,李敖的长篇小说《北京法源寺》将被田沁鑫搬上舞台,“难度很大”,但“特别有意思,我读它最大的感受是:其实每个人都是爱国的”。

  田沁鑫说她做得“最难受”的一部作品是《大家都有病》。平常,她看自己的作品,“都是演一段时间后,会觉得哪个环节有问题”,但《大家都有病》让她在首演时“就看不下去,坐在下面直出汗”。

  “话剧艺术的特点之一就是你没有办法去挽救。那部作品就是赶活,时间特别短。”田沁鑫说。

  她开始拒绝“时间要求太紧、商业意识太浓厚的作品”。

  她反思:“是投资,你就得想着还钱。这时,你会发现创作者的驱动力被连根拔起。作品充满功利性,但是充满功利性的作品又怎能引领市场?”

  赞助、资助的形式在美术绘画界基本有了模式,“很多企业家会赞助某个画家的个人品牌,但在大陆的话剧界还没有看到。” 她说,“我们目前的繁荣,更多还是自给自足。在世界话剧的格局里,我们东方的面孔是模糊的,你看不到来自中国的作品。”


  李伯男试水二三线城市

  相比之下,话剧界的“冯小刚”李伯男,对于话剧商业化的思考远没有田沁鑫纠结。 “虽然它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商品,但是毕竟要在一个商业社会里流通。”

  1978年出生的李伯男于2006年以《有多少爱可以胡来》成名。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