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又一次踏上回乡的路 我的梦想在远方

字号+ 作者:瞭望周刊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8-02-14 13:31 我要评论( )

在四季变化的风中,故乡的河流激起村里的浪花,汹涌、平静、泥泞、干枯,又再次汹涌,送走东风与西风,送走一拨儿又一拨儿的人。

越近年关,心就越乱,看着周围人陆续提行李回家,说实话,我也想回家,但又怕回家。每到这个时候,故乡的母亲河——东河,就在我心底蜿蜒着荡漾开来……

我想回乡看看亲人,看看村庄的房屋、树、河流、麦田,看看那些让我感觉真实活着、让我灵魂踏实安稳的人和物,可又怕面对亲人的询问与叹息。我买车票时,故意尽量往后推几天,不是不想家,是真的怕回家。

其实,临出发那天早晨,我很早就出门了。今年是打工多年来唯一一次抢到有座位的回家车票。我想,不能再像在苏州打工时那样没赶上车了。

我对故乡的思念是一种主观想象。怀故土念故情,可当真正回到故乡,面对爸妈、亲人关于我找对象的烦恼与责问,我又心急如焚,无限惭愧。

一到家,几句寒暄过后,立马被拉回现实。中午,妈妈在厨房边做午饭,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现在的定亲大礼小礼下来将近20万元,到哪借啊?现在我们一心准备给你借钱,可你又找不来对象,这可咋办?你能早点找个对象,有个小孩我和你爸还能帮你们带带。我们年龄越来越大,身体也不好。你结婚再晚了,到时候就是想给你们照料小孩,身体也不允许。你能找到对象,我们当大人的也算完成了任务,也心静了。”爸爸也在院子里说:“你看今年咱们村才两个女孩成媒,现在根本就没有年轻女孩。”哥哥也接过话来说:“你30多岁的年龄要和十七八岁的小伙子竞争,胜负可想而知。”

故乡这个词语再次在我心底发酵。没有钱的日子太难熬,一亩三分地的可耕田,0.7元多一斤的玉米棒子,能卖多少钱?现在相亲都要带20多元一盒的烟,都要开汽车去,没车就是借也要借车去。我有一次拿了15元一盒的利群,骑着摩托车去媒人家,人家都没带我去看,说现在都抽22元的小苏烟了。

想回乡种地显然是不现实的,回乡创业没有门道和关系,也是一筹莫展。农村青年大多都是在家待上十天半个月又匆匆返城。在家的年轻人都是整天被父母唠叨着,忙着跟媒人和极少女孩见面。这些都是我需要面对的,也是数以亿万计打工青年的真实生存状态。

在四季变化的风中,故乡的河流激起村里的浪花,汹涌、平静、泥泞、干枯,又再次汹涌,送走东风与西风,送走一拨儿又一拨儿的人。我已经很难适应故乡了,可城市呢?那里有我的青春和梦想,可我只是外来打工者或农民工,我不愿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老去,所以,心底还渴望着幸福和成功。我们是新工人,要找到自己新的定位,实现新的价值。我的年龄正是风华正茂,我要打起精神,我要打起精神……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政能亮丨打破要素下乡藩篱,搅动引才回乡活水

    政能亮丨打破要素下乡藩篱,搅动引才回乡活水

    2018-01-18 12:49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