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鉴

多地哄抢北京产业疏解项目 津冀产业承接园陷同质竞争

字号+ 作者:瞭望周刊 来源:www.outlookweekly.cn 2017-11-26 20:12 我要评论( )

多地哄抢北京产业疏解项目 津冀产业承接园陷同质竞争---京津冀地区的产业转移承接,是协同发展的一条主线。京津冀协同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的一年来,北京加快产业转移和非首都功能疏解,天津、河北主动承接。各地区也应明确本地功能定位和细化承接产业方向,省

  编者按:

  京津冀地区的产业转移承接,是协同发展的一条主线。一年多来,三地政府部门彻底打破“一亩三分地”思维,联手推动一批重点项目落地,产业升级转移正在积极进行。本报即日起推出“京津冀产业协同周年考”系列报道,回望三地产业协同取得的突破性进展,并思考如何进一步发挥各自的比较优势,扬长避短,错位发展。

  京津冀协同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的一年来,北京加快产业转移和非首都功能疏解,天津、河北主动承接。然而《经济参考报》记者调研发现,在相关规划文件尚未公布的情况下,“谁跑得勤快,项目就给谁”成了承接地“招商竞赛”的潜规则。盲目争抢导致产业承接园遍地开花,也出现项目布局无序,同质化、重复建设较多的现象。

  相关人士表示,当前正值“十三五规划”的酝酿发酵期,在协同发展整体要求下,国家有关部门及京津冀三地,应对区域产业布局及分工协作进行整体谋划,划定功能分区,以规划引导重大项目转移和落地,避免走回“分散发展”的老路。

  北京产业疏解遭遇明争暗抢

  据公开资料显示,目前河北省省级以上开发区就达197家。这些园区大都打着“承接”概念赴北京招商,“僧多粥少”导致暗战频频。而这些产业承接园区大都缺乏清晰的产业发展定位,在规划上没有足够成熟的想法,对承接项目往往“饥不择食”。

  北京市负责产业外迁的相关部门一年来感触颇深:从河北过来进行招商对接的产业园区可谓纷至沓来,“前脚刚送走一波,后脚又来了另一波,而且还是在同一个辖区内的。”

  “我们在北京设立的项目招商对接办公室,隔壁就是另一个临近县的对接办。”河北省唐山市某工业区管委会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在和北京的一些产业项目对接时,经常会遭到“邻居”的明争暗抢。

  这种无序对接让北京市中关村管委会的一位负责人颇感无奈。在他看来,这些产业承接园区大都缺乏清晰的产业发展定位,在规划上没有足够成熟的想法,对承接项目往往“饥不择食”。

  北京某大型环卫项目原本计划落户河北省某县环保产业园。他们看中的是该县的区位优势和产业配套基础。“原材料基地和最重要的合作伙伴都在这里”。但临近的另一家开发区却执意通过领导施压,争取该项目到当地落户。在市场主导和行政干预的夹缝中,这家企业左右为难。

  承接平台重复建设问题突出

  产业承接园盲目争抢项目,导致产业同构、重复性建设的现象颇为突出。业内认为,重复的建设和对资源的争夺使区域内的竞争大于合作,过度竞争不仅增加了区域内每个经济体的发展成本,也可能削弱区域整体竞争力。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唐山市海港开发区采访时看到,为承接北京西直河石材批发市场迁移,当地规划了总占地面积约2万亩、总投资近100亿元、堪称全国最大的京唐国际石材城,目前业已吸引130多家北京石材企业签约落户,其中27家已经开工建设。

  但在与之相隔约260公里的河北省沧州市黄骅港地区,也在规划建设一个承接北京石材产业转移的巨型平台——占地约1.7万亩的中国黄骅港万国(国际)石材商贸城。该项目于去年5月奠基,目前36万平米的大板批发市场一区、二区已基本建成,30多家入驻企业也已经开工。

  同样,北京动批、大红门等服装批发市场的外迁也引发了廊坊永清、保定白沟以及天津的承接竞赛。这些承接平台均在基础设施配套方面投入巨资,比如廊坊永清国际服装城建于2009年,预计总投资达800亿元,天津电商城则提出打造京津冀消费品辐射集散中心、规划总建筑面积300万平方米,但目前这些园区实质性入驻的商户并不多。

  京津冀三地曾达成政府间共识,确立构建“4+N”产业合作格局,其中四大承接主平台包括:曹妃甸协同发展示范区、张承生态功能区、天津滨海-中关村科技园区和新机场临空经济区。但记者在采访中看到,众多承接平台大都把生物制药、电子信息、高端装备、航空等列为重点发展产业,同质化竞争趋势明显。

  在素有“中国葡萄酒之乡”的张家口市怀来县,正在规划建设的京北生态新城计划到2016年打造20个产业承接载体,其中航天、智能制造装备、通信和环保几个产业园被作为建设和招商的重点,看上去与当地的资源禀赋及产业链并无太大关联。

  细化产业布局避免无序竞争

  记者调研发现,各承接地抢占先机、率先突破的冲动并没有得到及时和有效的管控。接受记者采访的有关人士建议,下一步,一定要使非首都功能疏解和产业转移、承接等各项工作重新回归到规划引导的科学、可持续发展范畴,克服产业布局同质化,避免无序竞争。

  有关专家认为,津冀地区争抢批发市场、争抢行政机构、争抢高校科研机构和医院等一窝蜂、无的放矢的现象,与地方政府的政绩观有关系,也与京津冀发展规划纲要出台较晚、尚未公布有关系。事实上,产业有序转移承接,该是协同发展的一条主线,也是带动功能疏解、人口分散的关键动力。

  此前还有专家提醒,在京津冀协同发展顶层设计未出台前,不宜进行大规模非首都功能疏解和产业转移。“如果不做好顶层设计,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结果,只能是以新的短期问题取代旧的短期问题。”

  “津冀地区产业承接还是应该以产业布局、功能分区为单位,而不是任由各个城市、园区纷纷对接。”北京市中关村管委会一位负责人说:“不应该再出现首钢在曹妃甸,但北京现代汽车四工厂却在渤海新区的产业链不合理分割现象。”

  河北省政协常委鲁平也曾建议,加强统筹规划,正确处理好京津冀产业竞争与协作的关系。随着京津城市功能的重新定位,京津冀的关系正在由竞争主导型向协作主导型转变。这就需要我们打破传统思维定式,利用京津重点产业的关联效应在冀北地区培育形成相关产业群,以产业群或产业带为基础与京津展开协作,在协作中谋求发展。

  他还认为,要探索京津冀产业优势互补的合作模式,促进三地产业共同发展。从产业结构来看,京津冀三地的比较优势明显不同,存在明显的产业梯度。因此我们应该根据京津冀产业梯度性和互补性,选择进行产业双向转移。通过积极探索三地产业优势互补的协作模式,促进三地产业共同发展,最终实现我省产业结构的全面优化与升级。

  专家建议,国家应尽快出台京津冀产业协同发展的细致规划,进一步明确三地产业定位和发展方向。各地区也应明确本地功能定位和细化承接产业方向,省级、市级层面应该统筹分类指导,克服产业布局同质化,避免无序竞争。

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