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鉴

开启“金山银山”的“流量模式”

字号+ 作者:瞭望周刊 来源:www.outlookweekly.cn 2018-01-12 18:27 我要评论( )

进行一个新的项目,要先算清其产生的流量是正的还是负的

  2017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赴江苏考察,这是十九大胜利闭幕后习近平的首次调研。其中诸多生动的细节蕴含着深意。

  12月12日下午,习近平来到徐州贾汪区潘安湖神农码头。这里原来是采煤塌陷区,经生态修复蝶变成湖阔景美的国家湿地公园。习近平夸赞贾汪转型实践做得好,现在是“真旺”了。他强调,塌陷区要坚持走符合国情的转型发展之路,打造绿水青山,并把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

  “打造绿水青山,并把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已成为“美丽中国”新征程的必由之路。在德稻集团董事局主席、德稻环境金融研究院院长李卓智看来,走好这条必由之路,关键是要找到能产生“流量”的抓手。


  算清楚服务价值

  《瞭望东方周刊》:十九大报告中强调,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人类必须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你认为“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前提是什么?

  李卓智:经济发展在很多发展中国家,确实以牺牲环境和社会利益为代价。我们已经意识到这一点,开始重视生态保护和生态修复,但同时也需要发展经济。如何在经济发展和生态保护与利用之间找到合理的模式,是一个重要的课题。

  我们一直在探索如何让环境促进经济发展,变成经济发展的动力,也就是把投资生态变成新的经济发展方式。

  《瞭望东方周刊》:投资生态,让它产生效益,近年来有不少地方在做。

  李卓智:对,但投资自然资源需要进行价值评估。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要有服务价值,即生态服务价值。这一块是很少有人关注的。

  什么叫服务价值,就是能给你带来好的东西,带来好的水源、具有多样性的生态、美景等,这些东西都是服务价值,就是流量。因为它每天都在产生价值,这就形成了一个流量体系。我们一直在做这个事,就是明白投进去的钱效率如何,简单说,我投了10块钱产生的流量是几块钱,要算清楚。


  算清存量和流量

  《瞭望东方周刊》:海南的三亚曾经做过一份“三亚自然资本资产负债表”,你是如何说服三亚同意这个“试验”的?

  李卓智:我们做三亚自然资本资产负债表大概是在2014年,跑得有点超前。但我们有强烈的意愿去推动这件事。三亚地方政府很敏锐,因为环境对于三亚很重要,所以我们带了国内外专家去,投入两千多万元,做了这个项目。做完后,从理论到实践,整个系统非常清晰了。

  《瞭望东方周刊》:做这个项目有什么收获?

  李卓智:通过做三亚自然资本资产负债表,我们弄清了这块区域的自然资源。土地资源、树林、海滩等各种各样的生态存量,我们都算了出来。之后有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把它的流量算出来。流量是什么?是每年三亚究竟产生多大的生态服务价值。这块我们也算出来了。

  我举一个小例子。三亚河治理每年要投好多钱,因为河里磷和钾含量特别高。磷和钾从哪来?是内陆水域养殖造成的。我们在摸底核算中发现,内陆水域养殖的利润并不高,和治理的投入相比,相差甚远。所以通过系统的整体摸底,就可以清楚哪些是得不偿失的。

  这也是后来我们重点进行的关于生态损益的评估。具体来说就是建立一个评估体系。比如,要进行一个新的项目,要先算清其产生的流量是正的还是负的。

  《瞭望东方周刊》:区域的生态损益评估,是包括各种数据在内的核算吗?

  李卓智:是的。通过生态数据的留痕、关联分析,精准掌握经济发展与环境影响之间的关系。我们在贵阳观山湖区的生态损益大数据平台,目前已通过了战略设计和指标体系的验收,为我国区县级生态文明体制改革实践提供宝贵经验和模式参考,可以说,这是全球第一个生态损益大数据平台。

  这个平台的数据实时更新,对地方政府来说,首先是预警,哪里出问题了,比如这条河流是上游出了问题还是下游,能迅速预警,可控。

  其次是决策数据化,提升政府监督管理的精准性和针对性。比如,某个企业来搞项目,那我们就算清楚,能带来什么样的GDP,对生态是否有损害,有多大。有一个完整的数据库在,政府可以科学决策,清楚这个事能不能干,以后怎么干。

  这个数据平台,企业也可以用来核算,这是相对透明的。


  给企业一份负面清单

  《瞭望东方周刊》:你们的系统能否给企业进行生态投资提供好的方法?

  李卓智:好的方法,就是能够生产又能够环保过关。提供这样的工具,提供一份负面清单,让企业清楚自身的非财务价值。

  现在评估企业的价值体系有些问题。我举个例子,一个公司从财务报表来看,出问题前的一秒钟财务报表特别好,每年赚很多钱,但是它仅仅评估了财务价值,非财务价值体系没有评估。没有评估它的风险,对环境的风险,对人的风险,这块的风险一旦评估出来,其负资产就清清楚楚了,风险太高。

  我们的系统就是要建立财报和非财报体系。这样我们可以提供给企业的服务就清楚了,包括你能干什么和不能干什么。

  《瞭望东方周刊》:根据企业的非财务价值,列出企业不能做的清单?

  李卓智:是。非财务报表体系的风险,就是负面清单。根据风险的大小列出来。有的风险花钱可以解决,有的风险花钱都解决不了,这些都能算出来。

  如果整个环境是一个跑道的话,在上面跑的交通工具中,许多是企业,如果这些“车”自己能管理好,加上政府作为“交警”的维护,这条路自然就有序了。

  而环境和整个经济活动之间是彼此相关的关联体,厘清它们之间的关系,找出规律,找到解决方案,我认为这是我们一直在做,也将持续去做的事。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安吉:既有绿水青山,也有金山银山

    安吉:既有绿水青山,也有金山银山

    2018-01-04 12:05

  • 鹰潭:开启全城物联实验

    鹰潭:开启全城物联实验

    2017-11-27 12:47

  • 鹰潭:开启全城物联实验

    鹰潭:开启全城物联实验

    2017-11-26 20:17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