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鉴

杭州的古桥

字号+ 作者:瞭望周刊 来源:www.outlookweekly.cn 2017-10-18 12:51 我要评论( )

古人从城南到城北,要迂回走过多少座桥

  杭州城里河多,桥也多。那么,杭州城里究竟有多少座桥呢?

  13世纪时,马可·波罗在游记里说“杭州城里运河密布,共计有12000座桥梁”。12000座桥,太夸张了。未必有上万座桥,但可见杭州桥多。据史载,南宋时城内最多有117座桥。清光绪十八年绘制的《浙江省城图》中统计,城内有石桥132座(这个数字不包括园林里的堤桥)。

  古代杭城进出货物全靠河道船运,城里纵横交错的许多河流多是傍着商业大街,民生用品上了码头就是商铺的后院,方便得很。市民来回河道自有方便的小桥。《钱塘县志》里说:“钱塘居民稠密,百步十寻,辄有桥梁以通往来。”比如城里原有的浣纱河,长不过千来米,就有11座桥。


  记忆里的回回新桥

  杭州最有名的城内河道是中河,北连大运河南接钱塘江,纵贯杭州城。中河上至今仍有40多座各式各样的桥,其中不乏古桥。这些石拱桥青石板桥面,桥栏雕花,桥头刻兽,朝朝暮暮伴随着杭人的脚步,连接着杭州的昨天和今天。

  我就读过的小学就在中河边的小巷里,每天上学放学都要走过中河上的“回回新桥”。

  记忆里它很宽阔,我常常从桥的这边跑到那边,追着看桥下划过的小船。石阶低低的,东张西望也绝不会绊脚,老石板磨得光滑锃亮,尤喜下雨天,脱了鞋,光脚在石板上走,凉凉的,沁到心里,让人欢喜。

  桥下常常有粪船经过,那个著名的粪码头离桥不远,可是那河水却清可见底。桥头那家棉花店,每天,一个男人背着一个弓样的东西劳作,总是飞着白柔的花絮,总有“嘡——嘡——”的颤音回响。

  桥的另一头住着一个同学,她家是那种沿河的木板排门房子,两扇又高又窄的木板门,总是开着,从前面一眼能看到房子后面的中河。就像那时的生活,虽然粗糙贫穷,却也简单通透。那时候的我并不知道,脚下的青石板有多古老,桥下的河水已经流淌了几千年。


  登云桥旁入贡院

  西湖边古桥的故事浪漫温婉,城里的老桥更多的则是市井风情、历史传奇。

  先说登云桥。登云桥旁是沿河而建的古代贡院(今杭州高级中学),这里原是科举时代的“高考”场所。读书人学而优则仕,贡院就是测试其优劣的地方,这是读书人入仕必须跨过的第一道门槛。

  桥旁有个老街名叫“贡院前”,贡院要加个“前”字,细细品味有些特殊的意味,指的是空间还是时间意义上的“前”呢?

  从时间上来看,进入贡院之前,是读书人最辛苦也最难捱的时光,悬梁刺股发愤读书多少年,成功与否就在此一搏,乡试的前几天,总有多多少少的读书人徘徊在贡院前。

  从空间上来看,更多演绎的是一种杭州市井风貌,每次乡试总有数千近万的读书人汇集于此,因此,贡院附近的几条街尤其热闹,居民多将自家的空屋出租给来赴考的人。

  其中最喧哗的是青云街,街名取“青云直上”之意,经营考试用具的商店、书坊,以及卖吃用杂物的各种店铺鳞次栉比,都集中在这条街上。这里的酒家亦非眼里只有酒肉钞票,也沾了点风雅之气,喜欢在店里店外栽上菊花,当时,这里的“酒家菊花”还是颇有名气的,杭州文风之盛由此可见一斑。

  进入考场的那天,考生们鱼贯跨过登云桥,经过桥旁的贡院牌坊,然后入贡院。他们都期待蟾宫折桂,一场人生大戏由此开始。


  南宋、刺杀、战与和

  “望仙桥”的故事是一则传奇。

  中河流到这里,已经离皇宫很近了,南宋时这一带多高官府邸,比如宰相秦桧,做足了皇帝的功夫,皇帝就在这里赐给他一座宰相府。

  南宋朝廷从中原退避江南,却躲不过战争,终其一朝都处于是战是和的争论中,一直争到了亡国。抗金猛将岳飞战功赫赫,他的生死关系着朝廷战还是降的命运,最后死于秦桧之手。岳飞死后,那些每天出入城南皇宫的大臣们,显然是不敢轻易臧否岳飞的,口无遮拦称颂岳飞的是城里的草民们,更有拿性命去一搏的,比如施全。这施全生前只不过是一帐前小卒,但忠勇可嘉,他在秦桧上朝必经的望仙桥上行刺,可惜只砍断了轿栏,结果被磔于闹市。

  据说后来城里各处曾建起72座施全庙,以浣纱河众安桥上的一座最出名,清乾隆年间还重建过。施全本是一小卒,百姓们却不管,只叫它“施将军庙”。

  “六部桥”留存的故事还是南宋,还是刺杀,还是为了战与和。

  这座桥在皇宫门前,朝廷六部都设在附近,官员们每日早朝必过此桥。随着南宋的国力提升,主战派抬头,宰相韩侂胄准备北伐,同是主战,却与岳飞不同,岳飞是耿耿丹心,韩侂胄则惯弄权术排斥异己,在朝中气焰嚣张,引来许多人的嫉恨。向敌宣战后,起先小有胜利,但不久南宋各路军队节节败退,朝廷上谈战色变,主和的史弥远乘机在杨皇后的支持下发动政变,在这六部桥边埋下三百伏兵。

  一日韩侂胄下朝回府,走到六部桥,早有一队官兵守住了桥口,声称皇帝有旨,韩侂胄只得下轿听旨,未等他站稳,一根铁链已然上身,捆住手脚后,乱棍齐下。韩侂胄已死,心知肚明的皇帝却假装犹豫,此人是该用还是该杀,而主和派已将韩侂胄的人头送往金营。


  桥去众安?

  有一点很有意思,杭州城里的许多古桥早已不见踪影,而那些桥名,却仍然作为活的地名叫在人们的口中。比如浣纱河上的“众安桥”,只有名,没有桥(民国时填河拆桥),甚至连路名都不是,但一点都不妨碍它是杭州城里最有名的一座“桥”,杭州城里,只要一说众安桥,谁都知道。

  听听中河上的老桥名字:上仓桥、通江桥、新宫桥、盐桥、三圣桥、柴垛桥……说起这些桥名时,会不会有一点点对老桥的怀念?想象一下古人,从城南到城北,要迂回走过多少座桥?

  夏日的黄昏,老桥的桥栏上常常坐满了乘凉的人。桥上的人看桥下的船悠悠驶过,船上的人则默默地数着桥旁闪过的人家。

  石砌的拱桥已经苍苍老矣,石缝间爬满生生不息的野草藤蔓,桥下的水波里荡漾着它斑驳的身影,而那些曾经热闹的桥旁人声和桥下橹声,如今已远去,只剩下水声和风声在桥洞间回荡。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成都:不废江河万古桥

    成都:不废江河万古桥

    2017-09-06 17:21

  • 除了西湖,杭州还有温润的河

    除了西湖,杭州还有温润的河

    2017-04-12 13:56

  • 京杭大运河航道整治开工 千吨级船舶可从山东直达杭州

    京杭大运河航道整治开工 千吨级船舶可从山东直达杭州

    2016-12-31 09:32

  • 杭州首场网约车司机从业资格考试开考 司机普遍感觉有难度

    杭州首场网约车司机从业资格考试开考 司机普遍感觉有难度

    2016-12-16 09:23

网友点评
未获取畅言代码,错误消息:sign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