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鉴

百年金街春熙路

字号+作者:瞭望周刊 来源:www.outlookweekly.cn 2017-12-20 13:34我要评论()

“城市掘金哪里去,春熙路;品味时尚哪里去,春熙路;打望美女哪里去,春熙路……哪里都不想去?还是可去春熙路”

  几乎每一座城市都有它最繁华、最具代表性的街道,但很少有繁盛百年而不衰的,成都的春熙路就是一个例外。

  成都的春熙路,不仅是一个繁盛了近百年的商业街区,它也见证了成都百年来的风风雨雨、世事变迁。


  为何要建春熙路

  成都之所以要修建春熙路,是与春熙路北端修建的劝业场(后改名为商业场)有直接关系。

  庚子事变,八国联军侵华,清王朝已陷于风雨飘摇中。晚清重臣袁世凯、张之洞等人鼓吹的“新政”最终被朝廷采纳。“新政”开出的药方之一,便是效仿西方和日本的“维新之路”——劝业。当时有一种普遍的共识:西洋、东洋之所以富强,关键在于近代工业的飞速发展。

  1908年(清光绪三十四年),四川劝业道台周善培筹股集资4万两白银,历时8个月,在总府街至华兴街之间建成了一个商贸交易中心,初名为“劝工场”,后因全国统一场名,改为“劝业场”。

  1909年4月22日,成都劝业场正式开场,入场经营的商家有152户,经营商品有四川生产的绸缎、花布、靴帽、刺绣、漆器等;也有官厂所出的牛皮鞍鞯、竹丝彩画挂屏、瓷胎盘碗等;还有台湾番席、广东糖食、福建烟丝、北京戏匣等外地产品,以及从上海转运来的巴黎香水、法国绢绸、泰西纱缎、德国自行车、西洋绒、金丝眼镜、八音钟表等洋货,商品多达2700余种,年交易额超过30余万两白银。这使成都劝业场与天津劝业场、北京劝业场、济南劝业场和武汉劝业场一道,成为当时中国最著名的五大劝业场。

  当时的春熙路还是一条没有名字的断头路。这里曾是清代的按察使衙门,衙门坐北朝南,占地极广,门前有一条深长巷道。民国以后,衙门废弃了,这条深巷子入住了许多棚户人家及小商店,形成了一个又脏又乱的小商品市场。

  当时的交通主要是靠水路,从成都东门码头上来的客商,经东大街去劝业场,必须经过这条“梗阻”的羊肠小巷。

  修筑一条宽阔的马路,沟通东大街到劝业场的交通,自然成了市民客商的迫切愿望。


  商贾如云,游人如织

  这一等,就是十几年。

  1924年5月26日,四川军阀杨森攻入成都,北洋政府封他当了四川省“军务督理”。杨森见修马路既可笼络人心,为自己树碑立传,又能以修马路为名,大量搜刮民财,何乐而不为!

  他立即任命手下得力的师长王缵绪兼任市场建设督办,派捐派款,并下令从东大街与走马街交口处为起点,直到劝业场,沿线商店民宅一律在限期之内自行拆走,如有逾期不拆者,即派兵强拆。

  告示一出,春熙路上的街民惶恐不已,房屋要拆除,住户要搬家,生意要停业,人人感到大难临头。自己拆吧,苦于无处搬家安身;拖延不迁吧,必遭强拆之祸。

  这下逼得不少人家流离失所,风餐露宿,有文人写了一副对联以“赠”杨督理:“民房都拆尽,问督办何时才滚?马路已告竣,请将军早日开车。”

  春熙路修好的第二年,杨森出兵攻占川东各县,妄图用武力统一全川。在与军阀刘湘的交锋中,担任东路指挥的王兆奎被打败,王缵绪又突然投降,杨军大乱,节节败退。杨森只得放弃成都,“车”身逃到叙府(今四川宜宾市),最后“滚”到汉口、洛阳,投靠了吴佩孚。

  杨森对老百姓毫不手软,但遇到真正的对手,他也无可奈何。当年杨森本想将春熙路修成直线,可总府街馥记药房老板郑少馥是法国领事馆的翻译,他借洋人之势坚决不拆,杨森也只好妥协。所以,如今春熙路的东南西北四条街不是一个正“十”字,而是以中山广场为中心,相互错开的。

  尽管修建春熙路给老百姓带来了灾难,但春熙路建成后,极大地便利了城市交通。而且,在这条宽八九米、长约两千米、汽车与人力黄包车同行的商业大街上,各种商店、书店、报馆、银楼、百货公司光鲜林立,商贾如云,游人如织。

  此外,鸦片馆、赌场、妓院等也应运而生,风头甚至盖过了劝业场。成都档案馆资料显示,在春熙路修好的第二年,即在1925年的成都地图上,首次出现了春熙路的街名。

  春熙路的改造为四川其他地区树立了榜样,比如,资中县城里后来就有一条模仿春熙路而建的街道。一位英国外交官在周游四川后感叹:“这时的四川具有令人惊奇的现代化程度,许多大城镇都很现代……”


  街名由来

  春熙路名字的来历有一段故事。

  马路修好后,杨森请来前清举人江子愚取名。江先生名椿,字子愚,双流黄水乡人,幼读私塾,曾在清朝废科举前最末一次朝考中获一等。辛亥革命后,江子愚曾先后担任四川《国民公报》《巴蜀日报》主笔兼总编辑。江子愚擅长古诗文,著作有《古代蜀诗评判》《冬青阁诗选》等。解放后曾担任四川省文史馆馆员。

  江子愚先生来了个“太极推手”,给这条马路命名为“森威路”,因为北洋政府曾授予杨森“森威将军”的头衔,这令杨森十分受用,于是确定了马路的名字为“森威路”。

  不久后,杨森在与刘湘的混战中失利,逃出四川。江子愚遂向当局建议将“森威路”改为“春熙路”。据说出典是老子《道德经》中“众人熙熙,若享太牢,若春登台”的典故,以描述这里商业繁华、百姓熙来攘往、盛世升平的景象。

  不过,关于这个名字的出处,后来在学界出现了一些争议,有说春熙路的名称不是取自老子《道德经》,而是唐玄宗的《御注道德真经》一书;还有另一种说法则是出自西晋文学家潘岳《秋兴赋》里的名句:“登春台之熙熙兮,再金貂之炯烟”。


  百年未变的道路格局

  近百年来,春熙路的格局基本没有变化。

  春熙路分为东西南北四段,后来逐渐拓展,包括了大小科甲巷、北新街、锦华馆街、中新街等街道。

  建设之时,杨森采纳了牛津大学毕业的戴顾问的建议,在春熙路四条道路交会的十字路口,建造了一座街心花园。后来成都市政督办罗泽洲在此设立“春熙路建路纪念碑”。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